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66.全剧终

        冯六事件之后,  白熙云就被送入J市医院的精神科接受治疗,没过多久白家人决定送她出国。

        陈卓赶到医院的时候,白氏夫妇还没有到,但意外的是哑妹居然在她的病房里。

        他蓦地紧张起来,  连门都忘记敲就闯进去,  一把拉过哑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Take  it  easy。”白熙云笑着说,  “我又不会吃了她。”

        哑妹也是一脸淡然地看着他。

        两个女人都很轻松,倒是他瞎操心了。

        白熙云看起来比之前好很多,  有了自然的笑容,说话也极具条理性。看来系统治疗和药物对她是有帮助的,假如她肯早一点接受,  也许所有的事又都不一样了。

        她似乎也已经理清了现在的状况,  对陈卓说:“这次我走了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也不会再纠缠你。以前我以为你救了我,是我的英雄,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会忘了那件事,其实是我错了。要忘记那件事,  最好就是抛下跟它有关的所有人和事,包括你在内。”她顿了一下,“但你还是我的英雄,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陈卓没说话。

        “我知道你气我,  不止是因为我这几年越来越任性,  做不来一个好妻子,  更多是因为你恨我对陈一的态度。他现在也病得很重了,其实他跟这事儿本来没关系的……”

        她也有清醒冷静的时候,他们当年都不到十岁,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能做什么呢?陈一是去救她的,根本是无妄之灾。

        陈卓其实也牺牲了很多啊,他又不爱她,还做了那么多年有名无实的夫妻。

        “你们陈家的事,已经够复杂了,我就不来搀一脚了。”她看了哑妹一眼,“你们兄妹俩其实挺搭的,再大的事都可以闷在心里不说。互相照应着过吧,我觉得挺好的。”

        哑妹脸红。

        “我以前跟你说他喜欢妖冶性感的女人,那也是骗你的。”她又看了看陈卓,笑说,“他其实就喜欢清纯型的,满足他的大男人主义。”

        陈卓说:“胡说八道。”

        不承认就算了,反正以后应该都不会见面了,她就是想有个人能好好照顾他而已,与其便宜别的女人,还不如一直在他身边的这一个靠谱。

        白氏夫妇对陈卓没好脸色,一见面就把他给赶出来了。

        白熙云在病房里向他轻轻挥手,就是永诀。

        陈卓跟哑妹并肩走在林荫路上,一时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他才问:“她叫你来的?”

        哑妹点头。

        “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她摇头。

        “妙音,我……”

        “你不用解释的。”哑妹打断她,“她马上要走了,她说的那些话只是想让你好受一些。”

        并没有一定要让他接受她的意思。

        陈卓还想说什么,她抬手看了看表,说:“我还约了人,先走了。”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约了什么人?”

        她没回答,反正有些事如他所愿也没什么不好的。

        陈卓悄悄跟着她,现她去了电影院。这算是很稀罕的事,因为她耳朵听不见,以前几乎没有到影院看过电影。可她今天不仅来了,还很贴心地先买了两人份的饮料和爆米花,安静地站在门口等。

        临近开场了对方才姗姗来迟,竟然是他队上的小伙子周明宇!

        没错,他是介绍过他们相亲,可不是没成吗?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堂而皇之的约会?

        警队常年忙碌,任务永远也没有尽头,所以约会迟到早退也是家常便饭。哑妹却好像不介意这些,显然因为陈卓的关系,她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了。

        两个年轻人看完电影又去吃饭,周明宇这小子平时闷声不响的,看着挺老实,没想到约会倒还挺有眼色的,挑的餐厅都是哑妹会喜欢的口味,忙前忙后的帮着拎包,温和体贴没有话说。

        陈卓跟了两人一段,在餐厅外面远远看着两人临窗面对面坐着,有说有笑,忽然就有点搞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不是他想让妙音走出去跟人交往,收获真正的“爱情”吗?她现在正努力往这个方面努力,他怎么又像个跟踪狂似的,一百万个不放心了?

        “你那不是不放心,是不甘心吧?”三梦听了他的描述之后,一语道破。

        她早就说过了,他肯定后悔的。

        可是没过多久,他又现哑妹没再跟周明宇见面了,而且训练结束之后,他亲眼看到周明宇搂着另一个姑娘离开。

        他想都没想就上前把周明宇揪过来摁在墙上:“你他妈的敢劈腿?”

        周明宇头一回看到自家队长咬牙切齿的模样,吓坏了:“我我我……我没有啊!这就是我女朋友啊,刚……刚开始谈的。”

        “那妙音呢,妙音算怎么回事?你拿我妹妹当什么了?”

        “不是啊,队长,是……是妙音说没办法接受我啊!”

        “胡扯!”

        周明宇都快哭了:“是真的,亲昵一点她就说不行,她做不到,再亲密一点像夫妻那样就更不行了。”

        “你对她做什么了?”

        “没有,我只是摸了她的腰……”

        “你还敢摸她?!”

        那“更亲密”指的是什么,脱她衣服,亲吻她,进入她的身体吗?

        陈卓又想到她那天一身雪白纯粹站在他面前,楚楚动人的模样。

        真是要炸了!

        他暂且不跟自己的兄弟算账,回家找哑妹问清楚。

        她正坐在书房里写字。最近她头又长了一些,用一支自己做的手工簪子把头绾了起来,只在额前垂下几缕细碎的头,温婉又漂亮。

        摄像机架在对面直播,粉丝纷纷在下面问:“小姐姐的簪子好好看,不会是自己做的吧?能直播过程吗?”

        哑妹摸了摸簪头的花纹,房间的门就哐当一下被踢开了。

        突然闯进来的人影把她吓了一跳,手滑就把簪子拔了出来,长倾泻而下,直播间的粉丝们一排排的惊艳表情和红心。

        她看不到,因为陈卓已经一把将她拎起来:“你到底怎么回事,周明宇欺负你了?”

        这是从何说起,她一个劲儿摇头,又扭过脸惊惶地去看镜头。

        “问你话,专心点儿!”他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自己,“他说你不能接受亲昵行为是什么意思?你又有什么想不开的!”

        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期望她千万别再像白熙云那样。

        哑妹气得要死,比划道:你一定要现在说这些吗?

        “那什么时候说?你们一个两个的都给我逃避,逃避能解决问题吗?”

        直播还开着呢,为了不让其他人听懂他们在吵什么,哑妹还是坚持用手语比划,但也不跟他客气了:难道你不是在逃避吗?

        “我跟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因为你拒绝的人是我吗?你能接受亲密行为吗,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直播间粉丝们还在哗哗留言:“手语太快了,跟不上!”

        “什么情况,求翻译!”

        陈卓也觉得她的手语比得他头昏:“我们说的根本是两码事。”

        为什么是两码事?我不能接受跟不爱的人亲近,不就跟你没法接受我一样吗?你把我推给别人无非是想自己安心,我努力过了……要是现在这样还是不能让你安心,那我现在就去找周明宇!

        不就是男欢女爱一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卓胳膊一伸就把她给拦下来:“不用那么麻烦。”

        他的大手穿过她的丝,摁住她后脑,把她大力摁向自己,然后吻上她的嘴唇。

        要证明她并不是不能接受亲昵行为,也证明他不是因为不爱所以没法接受她,只要他这一个吻就够了。

        直播间都炸了——“卧槽,什么情况?”

        “啊,这男的好man啊,好帅,是谁是谁,求八卦!”

        “这是安排好的吗?舌吻啊我去……不行了,我的少女心!”

        “小姐姐,草粉吗?”

        陈卓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合上。

        免了,他就是粉,都暗搓搓地送花送道具好久了。说是说为了支持她的梦想,支持她的一切,因为她是家人,但换三梦直播试试?她就算直播吞剑他也是不会看的。

        这个缠绵而又气势磅礴的吻持续了多久,哑妹不记得了,应该并不是太长。但就是这么不太长的一小段时光,仿佛拉开了两个人新生的序幕。

        她后来问他:为什么改变主意?

        陈卓道:“改变主意?不存在的,我就是觉得吧,我养大的,为什么不能我来守护?”

        她长大了,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这个大男人也不能凌驾于他人意志之上,自以为是地定义她的感情,因为他连自己的感情都控制不了。

        梅子青时节。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55e/shu/202551/45440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 www.illadelstyles.co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