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倾城小佳人 > 59.第 59 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59.第 59 章

        此为防盗章,  5o%以上订阅可破解

        说笑间,老祖宗也回屋去了,阿萝由鲁嬷嬷服侍着上了榻,心里却是怎么也不安。半靠在榻上,  她侧望向雕花窗外,  却见外面月影依稀掩映,  窗棂透白,有石榴花的影子投射在窗棂上,  随着秋风起时,那花影轻移。

        闭上眸子,鼻翼似有若无的淡淡檀香萦绕。

        鲁嬷嬷带着两个小丫鬟放下了落地铜镜的罩子,  又灭了各处灯盏,  只留下案前一盏,  吩咐小丫鬟剪了灯花。

        这些做罢,来到榻前,见阿萝巴掌大的白净小脸儿半掩在锦被中,一双澄澈的眼眸在半黑的夜晚中忽闪忽闪的,心里不免也泛起许多怜惜。

        这是她一手带大的姑娘,  其中感情自然不比寻常人。

        她抬手摸了摸阿萝的额头,凉丝丝的,便笑着道:“姑娘这是真好了。”

        阿萝望着自己一向关怀备至的鲁嬷嬷,却是轻声道:“嬷嬷,  我想母亲了。”

        “嗯?”鲁嬷嬷略有些诧异地看着阿萝。

        她是知道,  自家三姑娘和二太太一向不亲近的,  如今怎么忽然变了性子?她当然很快想到今天白日的事儿,想着是不是三姑娘担心二太太?

        说到底,母女连心呢。

        “我担心她。”阿萝垂眼,有些难过地道。

        鲁嬷嬷沉吟了片刻,看看时辰:“也好,我这就过去,和老祖宗通禀一声,若是许了,今晚便过去太太那边。”

        阿萝点头,当下鲁嬷嬷自去请见老祖宗,阿萝兀自躺在榻上,胡思乱想着。片刻之后,鲁嬷嬷回来了,后面跟着老祖宗身边的杜鹃。

        杜鹃柔和体贴,伺候在老祖宗身边也有些年头了,如今走过来榻旁,温声笑着问道:“姑娘身上可觉得好?”

        阿萝乖巧点头:“杜鹃姐姐,身上倒好,只是刚刚做了个梦,倒是有些想过去太太那边。”

        杜鹃笑了:“这会子二太太应该还没歇下,既是要过去,那就早点过去,我着人去安顿下。”

        一时回过头,吩咐了她身后的丫鬟环儿几句,环儿自去照办,她又亲自扶着阿萝起身,帮阿萝穿戴了,披上风帽,陪着过去二太太那边。

        二太太所住的枫趣苑距离老祖宗的荣寿堂并不远,从院后走过一道角门,走两箭的距离,再越过两个弄堂便是了。

        这边杜鹃已经派人过去知会了二太太,二太太早就等在门,一时见杜鹃亲自送过来,便是她往日性情寡淡,也走过去,微微颔:“这么晚时候,倒是叨扰杜鹃姑娘了。”

        杜鹃虽只是个丫鬟,可那是老祖宗跟前最得意的,便是作为叶家二太太的宁氏,见了杜鹃也有几分尊重的。

        杜鹃见此,福了一福,笑着道:“二太太说哪里话,这还不是我应该做的,老太太说了,这几日姑娘身上才好,小孩子家的,得了场病,难免想得多,让我一定要送到二太太房里,且叮嘱二太太一句,万不可太拘束了她。”

        宁氏听闻,自然明白,老祖宗这是不放心,怕有人委屈了她的宝贝孙女,便是连自己这生身母亲,她也要叮嘱一番:“麻烦杜鹃姑娘回禀老太太知晓,自是当好生照料。”

        旁边的阿萝听着这言语,却觉得分外不是滋味。

        曾经的她年纪小,并不明白母亲为何对自己颇为冷淡。有时候看着青萱和三婶母的亲热,她越觉得自己和母亲之间实在生分。只是虽然觉得不对劲,却也不会去细想,毕竟有老祖宗的疼爱,她已经足够了。

        如今有了不同于寻常七岁小女孩的心性,她再听着耳边这对话,不免有所感触。

        实在是自己被老祖宗当做了眼珠子一般地疼着,老人家对谁都不放心,便是自己生身母亲,也是信不过。须知这世间虽有亲恩,却亦有养恩,母亲和自己之间,那养恩太过薄淡,不生了间隙已是大幸,又何来亲热一说?

        一时杜鹃拜别,阿萝微微垂,站在暖阁前,也不言语。

        二太太送过了杜鹃,回过身来,便见女儿耷拉着脑袋,削瘦的小肩膀也无精打采地垂着,竟仿佛一棵被霜打的小嫩苗儿,不免微微蹙眉:“阿萝,你这是怎么了?”

        阿萝抿了抿唇,抬起眼来,偷偷看了母亲一眼:“母亲,刚才可是歇下了?阿萝可是搅扰了你?”

        二太太只觉得,自家女儿望向自己的那一眼,仿若黑珍珠浸润在白水银里,清澄水亮,几分委屈求全,几分小心翼翼。

        她一时也有些心软,轻叹了口气。

        眼前到底是自家女儿,又是个小孩儿家,当下略放软了语气问道:“可洗漱过了?”

        阿萝忙点头,小鸡啄米一般:“嗯。”

        “既如此,早些歇下吧。”二太太和自家女儿确实没什么话的,于是转吩咐鲁嬷嬷:“这西厢房是久没人住的,虽也每日打扫,可终究怕些秋后蚊虫,你打人到我房中找丝珮要些熏香来。”

        鲁嬷嬷连忙听令去了,这边二太太又是一番调度,底下丫鬟也都井井有序,各司其职。

        片刻后,二太太安静下来,母女两个人对坐在榻前,一时倒是无言。

        最后还是阿萝自己认命,就她极少的记忆里,母亲是个并不多话的人啊,当下只能开口:“母亲,你可有请了大夫来过脉?”

        提起这事儿,二太太面上现出几分凝重:“今日太过匆忙,反引人怀疑,已经打算明日请王大夫过来。阿萝,你如今——”

        微微停顿了下,二太太打量着女儿:“如今依然听着我小腹之处有什么声响?”

        其实就这件事,二太太已经前后思量了好久,摸着自己的小腹,怎么都觉得仿佛真有些不对劲,甚至还腰酸背痛起来。

        “是的。”阿萝目光落在母亲小腹处,微微闭上眼,她细细倾听:“母亲,那里有一种轰隆轰隆的声音,很是急促,就仿佛……”

        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来向母亲诉说那种声音,抬起嫩葱般的手指比划了下:“就好像有一个人在拿着扇子很快地扇动,又好像,好像……”

        她睫毛微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睁开眼再次看向母亲的小腹。

        “母亲,那是心跳声吧?”说出这话,自己也觉得惊诧不已:“可是母亲怎么会有两种心跳声呢?”

        想到这里,她喃喃自语地低头,看向自己心口,又用手碰了碰:“阿萝心口的声音,并不会那么快啊……”

        “阿萝,你意思是说,我身上,有两种心跳声?”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可是女儿的神情太过认真,并不像说谎,以至于宁氏都不由信了。

        “是。”阿萝猛然间明白了,眼前一亮,忍不住低声道:“母亲,你,你该不会有了小宝宝吧?”

        宁氏闻言,脸色顿时变了。

        她皱眉,低头细细思量。

        夫君上一次归来还是三个月前,这三个月里,她下面偶尔有些见红,却量不多,该不会真是有孕了?若是有孕,那腹中胎儿并不稳?

        阿萝看母亲脸色,心中越肯定自己猜测,如今只恨身边没个有身子的过来,好让她听听若是怀了胎儿,那胎儿心跳是不是如自己所听到的。

        “母亲,该不会我真要有个小弟弟小妹妹了吧?”

        “不可胡说!”宁氏猛然起身,淡声斥道。

        说完这话,她仿佛又觉得自己对女儿太有严厉,神色稍缓:“明日请了大夫来,一切自知分晓,你小姑娘家的,许多话,是不该乱说的。”

        “嗯嗯嗯嗯嗯!”阿萝一口气不知道多少个“嗯”,还一个劲儿地点头:“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这边鲁嬷嬷回来了,宁氏又吩咐了鲁嬷嬷几句,无非是好生照料阿萝的,之后便径自回屋去了。

        阿萝在鲁嬷嬷伺候下重新躺在榻上。

        也或者是母亲这边所用的熏香她更喜欢,也或者是刚才和母亲那么一番话让她心里稍微放松,她竟很快便觉得眼皮沉重,竟是要睡去了。

  /55e/shu/202963/45440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 www.illadelstyles.co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