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督主,好巧 > 100.第 100 章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100.第 100 章

        亲爱的,  这里是防盗君,想看正文的话等48小时或者补订阅刷新

        她虽然没在妃嫔宫里伺候过,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做起来倒也有模有样的,  力求不出错。

        和嫔笑一笑,  把带了玛瑙护甲的素手轻轻搭在她手背上,  她人生的极美,走起路来也自有一股天成的风韵。

        听说她当年随父亲在苏州居住的时候,  就有苏州第一美人的名号,后来入了京城,又压倒了京城里的群芳,  要不是这幅好皮相,  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升了嫔位。

        四宝一边在脑子里调出她的资料,  一边小心搀着她,嘴上提醒:“娘娘慢些。”

        和嫔侧了侧头,看着自己精致的护甲,目光又在她娇嫩水秀的面庞上凝了片刻,随意问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搀我吗?”

        四宝小心答道:“奴才蠢钝,  不敢妄自揣测娘娘的心意。”

        和嫔眯起眼看着她,其实四宝也算是个伶俐人,她本也不想大过年的跟个小太监为难,但是十三皇子见天儿地跟她闹腾,  偏偏她次次想拿四宝立威,  偏这小子又油滑,  次次都没成,久而久之这小太监简直成了她心头的一根刺,不把这根刺拔了,她以后对十三皇子都不好管教!

        今儿好不容易撞上了,她可不会平白放过这个机会。她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瞧了眼四宝,暗哼一声,区区一个太监生的这般狐媚,瞧着便是个祸主乱上的!难怪能把十三皇子那个惯不着调的迷得神魂颠倒。

        四宝见她不再说话,也不敢再多嘴,提着心扶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和嫔身子忽然一歪,嘴里轻轻哎了一声,递了个眼色过去,她身后的一等宫女一把把四宝甩开,厉声道:“狗才!你怎么伺候的?平平的地面也能把娘娘给摔了!”

        四宝还能说个6,慌忙跪下去告饶道:“娘娘仁厚,还请娘娘明鉴,奴才不是诚心的。”

        宫女声调更高:“犯了错儿还敢狡辩,快来人把他拖下去先掌嘴三十!”

        和嫔静静地看着,她这个位份的人,没必要特地去跟一个太监为难,没得失了身份,只要把意图稍稍表露出来,自有底下人顺着她的意思帮她完成。

        四宝犹豫一瞬,暂且没把6缜给她的牙牌掏出来,眼看着几个面相尖酸的太监走过来,立即叩头道:“奴才想着放烟火的时候快开始了,怕娘娘去晚了圣上着急,所以不留神走的快了些,娘娘宽宏,还请娘娘恕罪。”

        这话一说了皇上还在城墙上,闹大了不好看,二也提了和嫔的盛宠,把话说圆了也没得罪人,要是寻常主子没准就抬手放过了,可和嫔就是要寻她茬的,怎么会轻轻放过?

        和嫔身边的宫女冷笑一声,继续道:“好伶俐的口齿,我看你是...”

        和嫔不想再让四宝伶牙俐齿地绕下去,出声直接下了决断:“罢了,大吉的日子我也不想见血,赏四十个板子让他长长记性这事儿便算了。”

        四宝差点晕过去,四十个板子啊!不死她也残了,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挨板子,她想想面皮就火.辣辣的,正要把心一横把6缜赏的牌子掏出,身后皂靴踏在雪地上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6缜排场仍旧煊赫,他目光扫了一圈,看见四宝垂头丧气,浓长的眉毛不由得蹙了蹙:“怎么回事?”

        只要是宫里生的大小事儿,就没有他过问不得的,身边立即有人回禀了,和嫔先制人:“厂公既过问了,那我也照实说了,虽说这奴才是十二监的人,但他险些摔了我,这人我总还罚得吧?”

        6缜静静听完,脸上笑意不减,用帕子半掩着淡色薄唇,轻轻咳嗽几声:“娘娘说的在理,可娘娘终归也没摔着,皇上还携百官在上头等着呢,后面也有妃嫔排着队要上城墙,闹大了终归伤的是宫里的体面,还望娘娘三思,也体惜体惜圣上。”

        和嫔忍着怒气:“厂公口口声声拿皇上来威胁我,是执意要护着这奴才了?!”

        6缜垂下长睫拢了拢大氅,显然并没有把她虚张声势的威胁放在心上,眼底几分森冷:“臣不敢,娘娘既选了旁人搀着,说明是身边伺候的人不得力,娘娘若要罚,不如先把身边的人罚了,这孩子是我们司礼监的人,怎好让娘娘费心?倘真有什么做的不当的地方,我带回去自会重责。”

        这话就是要把人强行带走的意思,半点余地不留。

        他说完淡声吩咐道:“把人带下去吧,这样不得用的,也不能留在宫里伺候的。”他目光又落在方才出声的大宫女身上,看着她乱颤的身子,唇角勾了勾,神情却很漠然:“挑唆主子,目无尊上,也一并带下去。”

        转眼几个人上来把那太监和宫婢拖了下去,和嫔脸色忽青忽白,似乎想拦,但强权面前不得不低头,睁着一双美眸,眼睁睁地看着6缜把人拖走,又带着四宝上了城墙。

        她今儿是丢了大人了,想罚人没罚成不说,身边得用的还被6缜拖出去杖责,眼看着他上了城墙,重重用脚踢着地面的一块砖石,恨声道:“这个阉...”

        身边有年长的姑姑重重捏了她一把:“娘娘慎言。”

        要说还是底下人知趣,铁打的厂公流水的宫妃,倘真把人得罪狠了,指不定明日就是一碗毒酒三尺白绫等着呢。

        她身子一僵,不甘不愿地住了嘴,又回看了几眼身后几个看热闹的嫔,将手里的帕子一甩,高昂着头上了城墙。

        四宝被成安拉起来之后人就蔫蔫的,6缜见她垂头丧气,全然不见往日活泼讨喜的精气神,不由低问一句:“你怎么了?”

        四宝讪讪道:“又给您添麻烦了。”

        6缜侧眼看着她,似乎觉着她说了句废话:“你添的麻烦还少吗?”

        四宝越郁郁,他是完全没把方才那事儿放在心上,小场面都称不上,他顿了下又道:“过年就该高高兴兴的,你这样的,小心明年一年都愁眉苦脸。”

        四宝硬是挤出一个笑来,他又道:“左右你又无事,何苦一直惦记着,反倒搅了自己的心境。”

        她嗯了声,又突然想到有这么一个大靠山在,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安心不少,腰背停止了,腿也不打晃了,昂阔步地扶着6缜往上走。

        6缜见她表情变幻,也不由得笑了笑。

        他倒是没觉着有什么,和嫔最近手伸的有些长,也该敲打敲打了。

        元德帝已经在皇城墙上等了有一会儿了,见他过来,随意问道:“下面怎么回事?”

        6缜欠了欠身,照实答了,末了又加一句:“臣想着今儿是年三十,若是闹大了皇家脸上无光,见了血也不大吉利,所以拦了和嫔娘娘,还请皇上见谅。”

        元德帝才干只能称得上是中上,但也不是受女人摆布的昏君,闻言摆了摆手:“你做的没错,朕怎会怪你?”

        他又略有不悦地道:“和嫔不过是嫔位,‘娘娘’二字她还受不得。”

        6缜知道和嫔这新鲜劲已经过了大半,也不再拱火,闻言只笑了笑。

        四宝生的招眼,是个人都难免多看几眼,元德帝见他身后多了个俊秀非常的小太监,目光落在她身上,正想询问几句。

        6缜忽上前一步,跟他商议起正事儿来,元德帝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收回目光跟他讨论几句。

        6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跟四宝有些孽缘,极讨厌她被旁人觊觎,皇上多看四宝几眼他就忍不住上前转了话头。

        但仔细想想元德帝又不像这小东西一样有断袖之癖,他这般小心真不知是为了什么。

        6缜一边思忖一边跟元德帝应和几句,等说完了话,特意退开了几步,带着四宝找了个看烟花的好位置准备欣赏烟火。

        和嫔上来之后想往元德帝跟前吹吹风,要是往常倒还罢了,今日元德帝对她正有些不喜,见她还这般不知趣,神色更为冷淡,和嫔讪讪地自己退了。

        四宝用眼措瞄见和嫔一脸衰样,低下头幸灾乐祸,肩膀都一耸一耸的了。

        6缜屈指在她头顶轻敲一记:“别笑了,专心看烟火。”

        四宝忙抹了把脸把表情一收,扬着大头专心看着烟花。

        上辈子由于烟花管制,就是大过年都少年漫天烟花璀璨的景象,她穿过来之后身份又太低,只能在宫里偷瞄几眼,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观看过。

        不过今儿个算是全补了回来,而且皇宫里的匠人手艺高,不光造出了普通的七彩烟火,还造出了各种形态的烟火来,更有不少百姓也凑趣跟着放了起来,夜空灿烂非常,宫里宫外都是一派其乐融融。

        烟火每年都有,6缜早已经没什么新鲜了,看她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也不觉起了兴致,负手在身后,跟她一并欣赏。

        宫里的烟火足足放了一个时辰才放完,众人依次下楼之后,四宝自觉和督主的关系得到了质的飞跃,兴冲冲地道:“督主你觉着今年的烟花好看吗?”

  /55e/shu/203357/45440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 www.illadelstyles.co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