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36.极限48小时

        “快快快快——”

        失联已久的系统已经急出了回音,  苏时茫然,灵魂还卡在要出出不去的半道上:“快什么?”

        系统却已经顾不上解释,一把将他的灵魂塞回体内,又强行中止了身体的控制权。

        视角瞬间转换,  苏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踉跄起身,  眼中逸散出浓郁魔气,  神色彻底阴寒下来,周身黑雾疯狂振荡。

        谁都没有预料到教皇的绝地反击,  埃斯蒙德仓促转身,才看清了眼前人的神色,周身就不由得一凛,  脚步忽然微滞。

        “这具身体倒还不错……”

        黑暗之神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  脸上显出阴寒得意的笑容,  目光定在红衣主教的身上,忽然朝他摊开手:“来,把我和这具身体一起毁灭,怎么样?”

        埃斯蒙德的手猛地一颤,眼底蔓开激烈血色。

        是他疏忽了。

        应当先把伊凡送到总主教身边去的。

        他只是静静站在原地,  没有任何动作,栖身于圣骑士体内的邪魔却不打算放过他。稍稍适应了新的身体,身形微动,忽然朝他疾射过去。

        “埃斯蒙德阁下!”

        总主教忽然高声开口,  苍老的嗓音叫红衣主教倏然惊醒。

        目光落在那双眼睛里逸散的黑气上,  埃斯蒙德咬紧牙关后退一步,  周身火焰无声燃起。

        冰凌毫不犹豫地刺穿火焰,升腾起一片白雾,将角斗场中的情形结结实实笼罩起来。

        苏时的灵魂被塞在自己身体的角落,终于明白了系统的用意。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还可以叫所有人都误以为自己已经彻底被教皇夺舍,然后用另一种方式拖着教皇同归于尽,一样可以作为这个世界极圆满的收尾。

        冰火相交,角斗场中的白雾越浓厚。埃斯蒙德蹙紧了眉,屏息凝神查探着周身的动静,忽然听见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他骤然回身,腾起的火焰却一瞬迟疑,就被黑暗神寻到了空子,一拳狠狠击中了胸口。

        对方下手精准狠辣,一上来就瞄准了他身上的伤处。埃斯蒙德胸口蔓开剧痛,却依然像是浑然不觉,目光深深落进那双无喜无怒的淡漠瞳眸里。

        “伊凡……”

        他的嗓音已经低哑,喉间甚至已经蔓开浓浓的血腥气。

        像是听到了他的呼唤,青年的身形骤然一顿,目光似乎恢复了一瞬清明,无助地落在他身上,眼里显出隐约水光。

        渺茫的希望忽然升起来,埃斯蒙德忍不住上前一步,对方的唇角却忽然显出浓浓嘲讽,墨色光芒在他肩上狠狠留下一道伤口,抬手扼上他的喉咙。

        “你还真是好骗,不过是一点儿甜头,就叫你自己凑上来了。”

        黑暗神俯身望着他,冷笑一声,扼着他的手越收紧:“他的灵魂都已经被我当作祭品吞噬了,只剩下一具身体而已。你挥挥手就能叫他彻底湮灭,不是吗?”

        埃斯蒙德缓缓站直身体,望着那张熟悉的清秀面庞,目光终于渐渐黯淡下去,又化为带血的决绝。

        “伊凡。”

        他望向神色阴寒的教皇,似乎想要透过眼前的面孔看到那个熟悉的青年。

        即使对方大概真的已经听不到,他却依然执着地叫出那个名字,语气温柔下来,目光平静而坦然。

        “别怕,我陪你一起走。”

        说着,他忽然抬手锢住面前的身体,抽出了圣骑士身侧作为装饰的镔铁长剑。

        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妙,教皇目色深下来,试图释放出魔气将对方逼退。

        黑雾才一凝聚,他的眼中就骤然显出些错愕慌张。

        在凝聚的黑气中,依然夹杂着细碎的晶亮,却不是叫他极端忌惮的光明力量,而是极细小的冰晶。

        寒意从体内源源不断地升腾起来,将血脉和内脏也一并冻结。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仓促化作黑气想要逃离,却现连自己都被困在了以身体为屏障的冰封结界之内。

        灌注了光明力量的长剑破体而入,穿透一具身体,又没入另一具的胸膛。

        温热的血液洒下来,才一落地,就化成一片烈火灼炎。

        教皇的眼中终于显出恐惧,目光难以自制地迅黯淡下去。

        苏时的灵魂从角落里钻出来,朝他透出了个杀气四溢的友好笑容。

        ……

        人们忽然听见极惨烈的痛呼声,缥缈模糊,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出来,又终究抵不过大势所趋,渐渐淡化消散。

        太阳缓缓升起来,久违的阳光终于冲破黑暗投注在大地上,浓雾渐渐散去。

        狂喜的人们目光投在场中,神色却渐渐怔忡。

        红衣主教浑身浴血,单手牢牢揽着面前的身体,利剑将两人一并穿透,他的手还紧紧握在剑柄上,烈火正无声无息地灼烧。

        黑暗之神似乎已经失去了对新猎物的控制,年轻的圣骑士阖着双眼一动不动,神色平静安宁,温顺地倾身靠在他怀里。

        像极了个不成体统的拥抱。

        疼痛在胸口幽微蔓延,埃斯蒙德深吸口气,轻颤着收紧手臂,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太阳重新升起,黑暗潮水般退去。

        “埃斯蒙德阁下,可以熄灭火焰了!”

        忽然看出了红衣主教的真正意图,总主教上前一步,焦急地高声开口。

        埃斯蒙德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揽着怀里早已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火焰灼烧得越猛烈。

        最后一点黑气也被驱散干净,他的目光柔和下来,静静落在怀里清秀的面庞上,单手稳稳当当地揽着怀中仿佛沉睡的青年,抬手替他整理好稍显凌乱的衣物。

        “伊凡,对不起……”

        他低下头,虔诚地亲吻着那双安静阖着的双眼。

        既然留不住,不如陪着他一起走。

        “还有转机,埃斯蒙德阁下,快停下!”

        总主教急切的声音从场边传来,叫埃斯蒙德的身体忽然一颤,愕然睁眼,却依然没能在青年的身上寻到半点生机。

        他忽然有些茫然,下意识想握住对方无力垂落的手,才触碰到袖口,眼中却骤然显出无限光华。

        袖口是潮湿的。

        怪不得在他拔出长剑时,黑暗之神曾经试图反抗,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被魔气灼伤的痛苦。

        即使已经被占据身体,即使灵魂只剩下最后一丝力量,他的圣骑士依然在尽全力保护他,甚至不惜以身体化作冰霜结界,将一切罪恶都禁锢在自己的体内,

        火焰悄然熄灭,红衣主教精疲力尽地低下头,望向那张毫无血色的沉睡面庞,小心翼翼地在他唇上落下轻吻。

        醒来好不好。

        亲一下,就应该可以醒过来的……

        怀中的人依然沉睡着,极温顺地靠在他怀里,眉睫低垂无声无息。

        太阳已经重新升起,

        *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已经顺理成章。

        成功击败了被邪魔控制的教皇,阻止了黑暗之神的入侵,叫光明重新洒落在大6上。埃斯蒙德在民众心中的威望已然无限拔高,教皇的位置几乎已经不必再有什么争议。

        就像原本的剧情一样,埃斯蒙德果断处理了所有无法净化的堕落者,又将教廷整个筛查了一遍。黑暗之神的余孽彻底被从瓦伦大6上驱逐,整座大6重新沐浴在了光明之下。

        新的选举,埃斯蒙德成为了瓦伦大6上千年来最年轻的教皇。

        年轻的教皇继任之后越勤勉,一改教廷原本的腐朽冗杂,雷厉风行地下了不少对平民有益的教令,很快得到了民众们的崇敬与信仰。

        新教皇的私交很少,除了公务上必要的拜访,人们只知道他在繁劳的工作之余,会独自去一处极隐蔽的木屋,探望一位隐居的朋友。

        没有人知道那位朋友究竟是谁,也从没有人从那间木屋之中走出来。

        脱下白色的教袍,埃斯蒙德推开门走进屋里,暖融融的烛火扑地亮起,跳跃着出轻快的声音:“主人。”

        在结束了那场绝命厮杀之后,他的实力依然在快提升,释放出的火焰已经渐渐拥有灵性,再继续下去,甚至有化形的可能。

        他终于知道,他的圣骑士馈赠给他的,居然是一条成神之路。

        埃斯蒙德点了点头,在床边坐下,目光落在沉睡着的人身上,神色就立时温和下来。

        他俯了身把人轻轻拢进臂间,替怀里的人换上崭新柔软的衣物,又用棉布沾了些清水,耐心地擦拭着青年苍白清秀的脸庞。

        “今天是祭祀的日子,我有幸见到了光明神,只不过和想象中的样子有些不一样。”

        屋子里很安静,他停下想了想,才含笑继续说下去。

        “主神还问起你,说你大概是其他位面的神子。我想也是,那样不靠谱的主神要是能生出你,那你妈妈一定可怕得要命了。”

        跳跃的火苗映在青年脸颊上,叫他的眼睫像是微微翕动着,仿佛随时都可能缓缓睁开。

        埃斯蒙德的目光更柔和下来,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像是想起了什么极有趣的事,忍不住轻笑出声。

        “主神哭哭啼啼的,一定要我把他的儿媳妇找回来。我不知道他打算把你配给谁,但不论是谁,我都不会退让的。”

        说着,他的眼眶已经隐隐红,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不少:“等你醒过来,我们一起去主神面前绕一圈,最好能见到那个神子,好好气气他……”

        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青年安安静静靠在他怀里,眉眼依然柔和,唇角也像是带了不易觉察的淡淡弧度。

        埃斯蒙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阵,把外面有趣的事讲过一遍,才重新将人拢进怀里,轻柔地贴了贴脸颊。

        火苗在他身侧跳动,犹豫许久,终于小声问:“主人,他还会醒过来吗?”

        “他会醒过来的。”

        拢住圣骑士垂落在身侧的手,埃斯蒙德的目光温暖柔和,在对方的额上轻轻落了个吻,语气平静而坚定。

        “他答应过我,只要我不难过,他会回来的。”

        说着,他的呼吸却已经隐隐显出些滞涩,又深吸口气,将眼中的酸涩强行压回去。

        他抬起手,轻轻揉了揉青年柔软的短,眉宇间重新弯起极尽温柔的弧度。

        “我都不难过,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

        ……

        苏时静静窝在沙里,目光凝在新教皇眼中清浅的笑意上,半晌才哑声开口:“我不明白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有个希望总比绝望好,你看他这样,不是也很好吗?”

        屏幕闪动两下,重新恢复了冰冷刻板的数据流,机械音却隐隐显出了些许心虚。

        “好?”

        苏时目光骤寒,刚从上个世界回来的冷气还不及消退,凌厉气息陡然铺开:“他在等我,我还回得去吗?”

        教皇的生命是漫长的,四百年,五百年——如果对方真的打破屏障登上神坛,将会拥有千万年的生命。

        在那样漫长甚至恒久的生命里,他无法想象对方就只是守着一个永远不会醒过来的人,这样日复一日的消磨下去,直到被时光引领至遗忘的尽头。

        这样的缥缈希望,才是真正永恒的绝望牢笼。

        头一次见到宿主的态度这样强硬,系统沉默下来,又担心宿主真刨根问底地追究自己添乱的行径,迟疑许久才试探开口。

        “有神在的世界主线很长,新手世界结束后,每个世界中间的休息时间就由你自己决定了……下个世界你快点结束回来,我开后门送你回去,行不行?”

        苏时愕然抬头,目光不由亮了起来。

        见他消了气,系统也总算放松下来,继续殷殷开口:“你看,这个世界都比之前好多了,赚了十来万经验点呢。我们先把当前世界评等,然后挑挑新世界,好不好?”

        系统今天的态度殷勤得过分,苏时隐约感觉到些许异样,却还是没有多想,靠回沙里点了点头。

        “宿主当前世界共计获得十七万三千经验点,扣除止痛剂支出一千点,殴打工作人员扣除两万经验点,结算余额十五万两千点……”

        “殴打工作人员?”

        苏时错愕抬头,冤枉得要命:“谁是工作人员?”

        “一切神灵都是位面的存在,都是拿工资有编制的工作人员,您殴打了黑暗神,人家是有权利向主神系统投诉的。”

        系统耿直回答了一句,叫苏时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看到他的反应,系统忍不住心虚:“宿主,下次再遇到有神的世界,您别再打人家了。”

        苏时咬牙忍下,在心里把黑暗神又揍了一顿,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

        不论怎么说,虽然被罚了不少,但赚得总归是更多的。

        难得手里有了些余钱,还是挺值得高兴的事,就不必再追究已经被开出来的罚单了。

        系统见他没有脾气,才又小心翼翼开口,补上一句:“我们当前还处在试测阶段,需要升级后才能打开正式世界,升级需要十五万经验点……”

        ……

        “宿主打起精神来!”

        看着瞬间失去人生方向的宿主,屏幕慌忙闪烁一阵,数据流拼成了个跳动的小心心。

        就没有什么系统到最后是不用氪金的,从试测阶段升级到正式阶段,当然不可能不花经验点。

        而且还是算着正好了花的。

        看着自己余额上可怜巴巴的两千点,苏时趴在沙上装死,一点都不想动弹。

        见到他没有更激烈的反应,系统才重新鼓起勇气,连忙顺势完成了接下来的数据结算。

        “恭喜宿主达成【就是死不了】成就,任务完成度评等s,主角误会值1oo,当前世界评等:s级。宿主可从该世界选取任一人某项技能进行拷贝,并将掌握度直接提升至最高级别。”

        主角到最后都以为自己真的是神子,甚至连光明神都被蒙了进去,这个谎编得还是挺有价值的。

        苏时有气无力,抬手扒拉两下,点上了【易容术】的选项。

        ……

        系统默然半晌,小心翼翼:“宿主,这个在现实世界不能用的。”

        苏时死鱼眼抬头。

        迎上宿主失去人生理想的灰暗目光,系统坚持片刻,毅然妥协:“【易容术】技能调整:在任何现实向世界,可转化为【只要戴眼镜就没人认得出】设定。宿主只要戴上任何一副眼镜,没有任何人能认出您来了。”

        待遇还算不错,苏时总算勉强打起精神,晃晃悠悠从沙上爬起来:“你觉不觉得,之前总结的经验好像不大好用?”

        “确实不好用。”

        系统也正想和他说这件事,一见他总算重新振作,立刻赞同了一句,又连忙献宝:“在宿主被屏蔽的时候,我和其他系统进行了交流,它们一致认为,宿主的问题可能出在脸上……”

        苏时张了张嘴,要说的话就又梗在了半道上。

        “宿主遇到的困境,归根结底,其实就是所有人只要看到宿主的第一眼,都会下意识把你当成善良诚实忠贞可靠的人。”

        自觉已经找到症结所在,系统兴致盎然,高高兴兴地继续补充:“所以只要宿主把脸遮住,就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对于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苏时实在相信不起来:“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系统信心满满,操控台下方忽然打开,托板径直送到他面前。

        上面放着一张漆黑丑陋的面具,又狰狞又凶狠,半夜放在墙角都能轻易吓飞一票人。

        苏时倒不怎么介意自己的形象,拿起面具看了看,尝试着戴在脸上:“如果是现实向的世界,我戴着它走在路上,真的不会挨打吗?”

        “没关系,这张面具是专门为您下个世界打造的!”

        机械音语气昂扬,活力十足的架势简直仿佛误入传销现场:“您戴上它,一定可以具有与黑暗神相媲美的冷酷肃杀,带给人以充分的绝望与恐惧……”

        “好了好了,我该走了。”

        苏时听不下去,打个寒颤开口截断,又不放心,回身嘱咐一句:“我会快去快回,记得给我留着后门。”

        “留着留着,宿主放心去,早去早回。”

        系统开开心心替他打开门,屏幕上数据滚动,转眼已经升级到了正式模式。

        苏时向前踏出一步,身体骤然落空。

        再睁开眼,他已经处在一片树林中,四周被围困得水泄不通,望向他的目光满是忌惮敌意。

        灵魂和身体彻底契合需要三秒钟,苏时正是被围追堵截的时候,身形才一凝滞,就被对方抓住了空子,朝他当头一刀狠狠劈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苏时的灵魂已经彻底融合,身形骤退躲开几乎要了他性命的那一刀,脸上却忽然微凉。

        狰狞丑陋的面具被砍成两半,无声落在地上,露出一张清俊温朗的面孔。

        谁也没想到,那样狰狞的面具下,居然是个相貌极精致的青年。眉眼温润柔和,点漆似的瞳眸通透无尘,平静地望着眼前的追杀者,不见半分恐惧紧张,反倒显出骨子里的淡泊从容。

        他原本长得就好看,强烈的视觉反差之下,更叫人心中蓦地一动,几乎生出些许惊艳的感受。

        来人神色微凝,动作不由缓下来,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他的脸上。

  /55e/shu/204358/45440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 www.illadelstyles.com
白菜网送彩金不限制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