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部分

????我相信了老公仇人的话,一丝不挂地无力地倒在老公仇人的怀里,失声地痛哭起来。“小婉…我的好婉婉…有我在呢…我爱你…”

????老板温柔地拥着我,不时的轻吻我的头发。我现在好需要人的关心好需要人的爱护,尽管刚才老公仇人只差一点点就强奸了我,但我现在只想靠在他身上,内心的痛让我软绵绵地倒在老公仇人的怀里哭泣。“小婉…婉婉…”

????老板在我耳边继续低喃。看到我无力地哭泣,老公仇人温柔地抱着我,没有刚才的粗暴,反而异常温柔的搂着我,时而在我耳边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时而在我发髻脸颊轻吻…老板的温存让我心里莫名地激动,在极度的失望后,老板的温存正是我需要的,尽管他刚才想强奸我,但我单纯的认为这是他一时冲动造成的,何况他的阳具始终没有强行插入。虽然他是老公的大仇人,但我自己对老板却没有太大的反感,反而内心确实存在对他的好感,否则刚才在卫生间手淫的时候,阿闯的身影不会幻化成老板的。就因为如此,我才在平时刻意地保持和老板的距离。可是,现在我思绪乱极了,而且红酒的作用让我头痛欲裂。“我的阿闯,你为什么呀!为什么背叛我,背叛我们的婚姻!我为了你,拼命也不让你的仇人强奸我,可是你…”

????一想到阿闯,我的丈夫,我就悲痛欲决,在老公仇人怀里哭得得厉害了。老板紧搂着我,用胸膛挤压我高耸的乳房,左手抚摸着我的长发,右手乘机用力抓摸着我赤裸光洁的雪白屁股瓣瓣!在老板怀里哭了好一会儿后,我忽然意识到现在一丝不挂被别人占尽便宜的尴尬处境,而且老板的阳具在他的内裤内仍然硬硬地顶着我的小腹,“老公仇人的大阳具还勃起着,他的色心仍没有变!”

????“别…阿杨…我…我现在很乱,别这样好吗?…”

????我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无力的想推开老板。“小婉…”

????老板仍然搂着我不放,大力抓柔我俏挺的粉臀。“让我休息好吗…求…求你了…呜…”

????我竟然哭着哀求起来。看到我再次拒绝他,老板变得有些瘟色。但转瞬间又恢复温柔。“好的…小婉,我扶你到客厅坐坐…”

????“好吧”我答应着,推开老板,擦了一下眼泪,双手可怜地护住私处和乳房。

????第五章 疯狂性游戏

????我的心情很乱,全身没有一丝力气,所以没有找衣服穿上,而是一丝不挂地在老板的搀扶下,一起来到了客厅,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做,只是用双手捂着自己的阴户和乳房,不让他看到不该看的地方。老板随手打开了客厅的大灯,大灯发射出明亮的光芒,本来我特别喜欢,明亮的灯光,会让我感觉到特别温馨安全,可是今天,明亮的灯光,不仅照亮了我这个全省选美冠军赤裸的雪白娇躯,更彷佛是照亮了我此时灰色的心情,让我愁上添愁,悲上加悲。一身蚴黑的老板坐在全身雪白的我的身边,轻轻的拥着我,在我耳边不住的劝说,可是,思绪纷乱的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感觉到老公仇人色迷迷的眼睛贪婪地注视着我一丝不挂赤裸雪白的身体,我双手只是牢牢护着乳房和私处,“看就看吧,反正已经被他看过了,碰过了。”

????我迷失地想着。“小婉…小婉…你怎么这么热,快换衣服,小心生病…”

????老板用力的摇着我,好像试图将一个死亡的人重新唤回人间。我迷茫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可是眼睛空洞洞的,心中全没有感觉…“小婉!”

????老板再次呼唤着我。我终于清醒过来,现在除了头痛以外,真的感觉到身上滚烫,脸热辣辣的,而且我还感觉到我的阴部还留有不少淫水,沾沾的,是刚才在卫生间里被老公仇人弄出来的。我知道,我现在真的应该洗一洗了。“小婉,快换衣服,冲个热水澡”听到老板叫我穿衣服,我忽然觉得老板是可以信任的,我机械地站了起来,双手护着丰乳和私处,看到老板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焦急地看着我,关切的神情溢于言表,内心不由得又一阵激动。“阿杨…你坐一会…一会你也冲个澡吧,等一会我找阿闯…阿闯的衣服,你换一下,然后回家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谢他,可能是他告诉我我老公有外遇,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刚才他没有彻底强奸我而对他心生感激。“这是我老公的浴袍,你先穿上…”

????我将挂在衣架上阿闯的浴袍仍给老板,在这一瞬间,我知道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已经完全暴露出来,我从来没有在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面前完全赤裸过,但现在,我变得无所谓了,“管他呢,反正阿闯他对不起我,反正也被老板轻薄过了,甚至几乎被他奸淫了,就让他看个够吧!”

????“哦…没事,看你休息后我就走。”

????老板在听到我让他回家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失望,但目光从没有离开我那被浓密阴毛掩盖的处女阴部。我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看到老板盯着我的私处急色的样子,突然觉得老板也忍得乱难受的,我想打破这尴妎气氛,呡嘴笑了笑道:“你不想回家吗,难道还想强奸人家?”

????我这名话让老板很兴奋,他内裤内的阳具一下子顶的老高。老板没有回答,只是张大嘴看着我娇嫩的处女阴部,目光中散发出野兽般的欲火。我看他面色狰狞,怕他又想强奸我,忙转过身,光着翘挺的雪白屁股向衣柜走去想拿衣服穿。我还没来得及走到衣柜,就听老板说道:“小婉,你老公的浴衣太小了,根本不合身啊。”

????我楞了一下了,转过身来,又一次与他赤裸相对。“那我给你换件大一点的。可是我老公比你矮得多,没有合你身的。”

????“不用了,我没必要穿。”

????“那怎么好,你会感冒的。”

????“你老公恨我入骨,但你还挺关心我的。”

????我脸羞得红红的,跺脚嗔道:“谁关心你啦,你这个老色狼,偷看人家裸体,还强奸我…我刚才差点失身于你了…”

????“小婉,不要骗自己了,其实你是想和我做爱的,对不对?”

????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露骨的话来,我脸更红了,扳着脸晕晕地说:“请你自重…我是有老公的人…”

????尽管我那完美绝伦的身材现在正一丝不挂地站在老板面前,但理智让我发出正义的说辞。“别傻了,你老公有外遇了,不要你了,他现在恐怕正在那个小秘书身上驰骋呢…”

????老公仇人魔鬼般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老公仇人好像不怕我拒绝他似的,就那样放松的坐在沙发中,双腿伸得笔直,愤怒的鸡巴一跳一跳的在内裤内搏动,虽然看不见原貌,但可以感觉到是那样的粗长,那样的可怕。他得意洋洋地抬头看着一丝不挂的我。听到恶毒的话语,我又呆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你老公肯定在小秘书的肚皮上“工作”呢…”

????老板特意着重突出“工作”二字。“那个小秘书那样年轻漂亮,你老公肯定操得她叫喊连天…”

????老板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别说了…别说了…”

????我拚命地捂起耳朵,顾不上自己现在完全一丝不挂,拖鞋用力地跺着脚。一对十分丰满坚挺的白嫩乳房在我的动作过程中不断上下摔动着,更加让老公仇人饱了眼福…“别想你老公了…人生得意需尽欢…”

????“…和我欢好可以报复你老公呀…”

????老板继续在折磨我的神经。我几乎崩溃了!“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慢慢地我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抱膝,泪流满面,声音都嘶哑了,可是内心已经相信老公仇人的话了,我忽然觉得还有什么必要再为阿闯守贞洁!…迷失的我没注意到强壮的老板已经走到我的身边,他很轻松地把一丝不挂全身无力的我从地上抱起来坐回沙发,让我跨坐在他双腿,我现在思绪乱极了,放弃了挣扎,无力的任他为所欲为,只是用双手撑住老公仇人的肩膀。“我要给阿闯打电话…我要给阿闯打电话…我不信…我不信…”

????我目光散乱,含着泪说道。“…别想你老公了…有我在你身边呢…”

????老板此时竟没有动作,像看着要到手的猎物般的盯着我,而我的完全暴露的处女豪乳此时赤裸裸地正面对着他的鼻尖和火热的眼睛,被阴毛覆盖的私处正毫无保留地对着他只隔着内裤的大肉棒。“你…你到底…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嘛?”

????我任他注视我的一切,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撑住他的肩膀,红着脸轻声问道。“我只是想和全省选美冠军做爱,让你全省第一美女尝到人生最大的快乐,让你欲死欲仙。”

????“你,你好坏!”

????我全身轻颤,羞得全身都红了!“好,我不逼你。可是小婉,你老公对你不忠,你又何必为他守身?我实在看不下去刘闯这样欺负你,让你受委屈,你应该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我此时感到全身酥软无力,火烧一样的难过,而且老板一直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乳房,又和我这样赤裸相对,让我产生一阵阵燥热。“你…你…”

????我已经无言以对。老板突然严肃地说:“小婉,你这么年轻,难道要为你那个花心的老公守一辈子贞洁?你就不能报复他一下?”

????我咬着嘴唇不知说什么好,但内心对老公的行为感到失望之极,这番话让我真有一种想要报复一下阿闯的念头出现,却忘了老板其实更花心!“可我…可我不能…总之我无论如何不能和你…和你…上床”老板明显很失望,但他想了一下突然说道:“我说的报复并不是指和我性交,我们不性交也能报复一下你老公。”

????老板很认真地说。“我…我没说和你…性交”我变得语无伦次同时也因性交这个字眼变得羞红,更对老板说的报复方法有点好奇。“小婉,你不要骗自己,难道你就这样任你老公在外面鬼混?你应该报复一下你老公!但不用和我性交”“嗯…”

????我咬着嘴唇点点头,“不…性交…也能…报复我老公?”

????我轻声问道。“是啊,小婉,你看你的乳房多漂亮啊。”

????“老板,不要看!”

????我用左手捂着乳房,右手继续撑着他的肩膀。其实反正老板都已经看过了,加上原本不让老板看的原因是因为罪恶感作祟,但事实上,老板在浴室里企图强奸我时甚至都已经彻底的“按摩”过我的胸部,应该说是抓揉吧,还尽情吮吸了我的乳头,所以我其实没有毕要拒绝老板的眼光,只是刚刚被戏弄,我故意反对而已,还把头转一边。“那我给你看,公平吧。”

????老板狗嘴吐不出象牙,这一说却把我逗笑了,我突然觉得轻松好多。“臭美!谁要看你!你可是我老公的大仇人!”

????我右手撑着他的肩膀,抬起头,正好和老板眼神交会,我脸又红了,十分害羞的又把头低下来。而同时老板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慢慢的的将我的左手张开。渐渐的我的意识胡涂了,忘记了阿闯忘记了身边的老板,只是觉得身体异常的火热,一股热火突然从小腹窜起,燃烧了整个的我…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欲火。我感觉到老板将目光下移到我的赤裸的乳房,我的乳房形状非常漂亮,又挺又翘,而且我的乳头比较大,乳晕是粉红色,乳头却是深红色,如果乳头变硬,色差会看的很明显,知道有个男人正在详细检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我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已经变得很硬很红。“真漂亮!小婉你比女神还漂亮。我从没看过这么坚挺丰满的乳房,如此娇嫩的奶头!”

????老板一边将我的手各放在他的两边肩膀上,一边发出赞叹。“老板!我的身体你已经什么都看到了,就到这里好吗?”

????我看到老板的手向我裸露的乳房移动,我一手撑在老板肩膀,一手抓住老板想碰我的手,直觉告诉我,不能继续下去。“小婉~。”

????老板还想再说什么,但被我打断:“你知道我是有夫之妇,虽然我老公对不起我,我是决不会背着他和他的仇人做对不起他的事!何况你刚才在卫生间已经摸够了。”

????我想提醒老板,他是老公的仇人,在玩弄有夫之妇,而我是不会变节的!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坚持的样子,虽然刚刚让老板摸遍了,但是那是我认为他想强奸我,而现在让老板完全无阻的欣赏自己赤裸裸的身体是因为已经被老板看过了,但是这样赤裸相对,还让老板抚摸的话,那我认为这已经到调情爱抚的性交准备阶段,所以我想应该要停止了。“我知道!我只是忍不住摸看,你的乳房太美了,那么丰满坚挺,简直超出我的想象。小婉,你先听我说好吗?”

????老板没有很坚持,机伶的把手抽回,改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没有拒绝,反而因为他这个动作对他又产生了信任感。“好!你可以看,可是不许再动手。”

????我缩回另一只搭在老板肩膀上的手,以示我的决心,但我没想到,我其实不应该继续跨坐在老公仇人身上并让他欣赏自己的裸体,但一种想报复老公的心理让我继续任他欣赏我的身体并和他交谈。“我们应该有办法即可以报复你老公,同时你也不会失去贞洁。”

????“什么…什么办法…”

????我越来越好奇。“我们可以尽情疯一晚,但不做爱…”

????“疯一晚…”

????我轻声念着这三个字。“是的!小婉,你不要认为我们这样不对,事实上,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有做错事。”

????老板开头便提这个,而我心里虽然认为这样做不对,但是又不愿意承认真的做错事,老板提这点,正是我想听的。“我没有说我们做错事,可是你刚才想强…强奸我”我娇羞地说道。嘴上虽然认同,但只是这样说,对我还是没说服力。“对啊!你人那么美,如果我真想要操你,在卫生间里我完全有机会强奸你,更何现在我要操你直接强奸你就行了,可我没有这么做。小婉,我知道你很爱你老公,但你老公的确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要太压抑自己。你今天伤心过度,全身一定很酸痛,你可以轻松一下,让我们相互好好按摩一下,放松一下身体,然后我们再疯一下,怎么疯都可以,就象我们在舞厅时那样,但我保证不做错事。这样你即报复了你老公,你又没做错什么。”

????老板讲的理直气壮,但这点,倒是讲到我心坎里去,因为我现在真得想报复一下老公,可是又怕真得被老公仇人奸淫,干出让老公无法原谅的出轨事来。如果照他说的这样做我们只是疯一下的话,我就不会明天面对我那个花心的老公时会有罪恶感,何况我对这个英俊强壮的老公仇人并非没有一丝好感,从内心讲我很欣赏他强壮的体魄,在舞厅时和刚才在浴室里我们也的确很疯,我真有一点动心。“刚才你明明想强奸我,现在又不承认了,要不是人家那里紧小…早让你得逞了…所以!现在这样不行,我现在光着身子,这样怎么能相互按摩,你欲望一起又想强奸我啦!”

????我解除心中的负担,正好顺着老板的话,让老板没话说,同时好让他放开我让我穿上衣服。“为什么你光着身子就不能按摩,小婉!你也太落伍了吧!现在的按摩都是像我们这样,要把衣服脱光的,不像现在,我还穿着内裤。相信我,我的控制力很强的。”

????老板一副理所当然的说辞。“你好色啊,那是色情按摩。”

????虽然明知老公仇人在强词夺理,心中不以为然,但我还是被他牵入话题。“才不是,你有听过spa吧!那是国外引进的,也都是这样,还要洗澡呢。”

????想不到老公仇人还知道spa水疗这种新玩意,我倒是有点啼笑皆非。“我听过,但是没去过,洗澡那是泰国浴吧。”

????听老公说过泰国浴的事,所以我反驳老板。“泰国浴也是合法的。”

????老板理直气壮的说,但老板也知道这理由没办法让我信服。“那是在泰国。”

????我没那么笨,我知道老板一直想说服我的目的,如果点头,那不就让老板有机可趁,那后果就难以控制了。“所以了!按摩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心态,因为你心中觉得不对,所以会认为不好。我和很多女孩子都这样做过,她们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老板以退为进,换一种说法。“我也没有觉得不对!”

????我顿了一下,脸红通通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羞人的话,我不知不觉的已经被老板牵着走,开始慢慢落入老板的陷阱。“对啊!这样不就对了,只要我们心态是正的,然后克制的住自己,不要真的办那回事,那不就没问题了。你看,我刚才两次在你最脆弱的时候也没有强奸你啊。难道你克制不了自己想和我做爱?”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